首页 深陷 下章
第31章 好深,太快了
  就算是真的为了代孕生孩子,也没有必要每天都在白思彤那里留宿,只要算准她的排卵期再去就可以了。景旭文喉结滚动,“不一定能回去,再说吧!”

 他把白思彤的蒂松开,指尖贴着她小滑动了两下,最后停留在她口的位置上,略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搜刮在了粉人的蒂上,没多久,水便了粉

 “怎么突然这么贤惠?”景旭文的情绪控制的很好,要不是白思彤此刻正亲眼看见他在做什么,怕也是会认为他是个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。见景旭文给自己目光示意,白思彤立马就扶着他大腿坐直起身来,很快把身体转过去。

 然后弯下去,用手解开景旭文的子拉锁,从他子弹头的内里把长的巴掏了出来,“呜…”白思彤咬着红轻声呻着。景旭文的已经肿发硬,被她小手包裹着,闷哼了声,出一只手仍旧落在她后脑勺上轻轻抚摸起来,陈蓉的声音依旧在继续,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,我等你也行。”

 难得她想要跟景旭文主动示好,便放低了姿态的恳求着他,“我知道我之前说的话是有些冲动,我之后会注意的,不会惹你不高兴的,旭文,回来好吗?”

 “我好想你。”白思彤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夫人和先生交谈的对话,而自己则是更加卖力的伺候先生。

 白思彤本来真打算直接张口含进去的,她这会儿实在想要,就想着把他舒服了,好坐上去自己,只要夹的景旭文也受不住,他肯定会掐着她细干的更卖力气。结果他像是看穿她的心思,这话说完,她连用嘴帮他也不行了。

 白思彤只好下嘴,索两只手一起包裹住景旭文的巴,上下套,时不时会用拇指按在马眼上,再绕着头打转一圈儿,表情要多有多

 景旭文又跟夫人寒暄了几句,心思实在是被白思彤这个小货给勾引过去了,便明显的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,“等着晚点我再给你打电话吧!”现在这个小货在面前勾引自己,哪里还能有心思说那些无用的话。说完,景旭文便不管陈蓉说什么。

 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,一下子便将白思彤的娇躯捞在了怀中,“小货,你胆子不小啊…竟然敢在夫人打电话的时候勾引我,不怕被夫人给发现了,把你给送走?”

 怕,当然怕,但是白思彤心里面所想的更多是如何把景旭文从夫人的身边抢过来,她抬起头,眼泪汪汪的望向景旭文,“让我吃爸爸的大,求你了…”

 “啊…”白思彤的话音还未落下,景旭文便沉着目光,猛地一用力,狠狠的将自己硬肿的大捅入到白思彤早就水不止的里面了。“嘶…好紧。”景旭文没忍住哼出声音。

 他的巴被温暖和紧致包裹,“了这么多次还是这么紧,小吃什么保养品了?嗯?”白思彤的脸颊通红,不知道是被景旭文的的,还是被他的话羞到了。景旭文半天没有等到白思彤的说话,大的头用力的撞击着她花心最感的地方。

 “轻,轻点。”那一瞬间,白思彤感觉自己都被弹景旭文的巴顶的身体上弹,甬道内的媚都被他的大硬生生撑开。轻点?

 景旭文现在恨不得重重的把白思彤的小撞开,他的巴被白思彤小内四面八方的软咬,一张一合的节奏,让他的巴感觉在做着按摩,舒服的快在他的全身蔓延。

 既然这样,足这个小货也不是不行。“行,小货,是你说的要轻点。”景旭文是慢下来了,可白思彤却觉得更难受了。

 他就是故意的,故意折磨着自己。白思彤的小被景旭文一点点的碾磨,那硬邦邦的子,不停的旋转,搅动着她小里面泛滥的汁水。好,好难受。“嗯啊不行…先生,不,太慢了,快点啊…求求你了。”

 白思彤都要哭出来了,她想要被狠狠的干,这样不疾不徐的干,折磨的她哪里都很,小花心更像是有着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的难受。景旭文饶有兴致的盯着白思彤看,虽然他的巴也很想冲起来,可他更想看白思彤求饶的媚态。

 他就这样故意挑逗到,“什么快点,彤彤你在说什么,先生怎么不知道啊?”白思彤的脸色涨红,她局促到,“我…你,快&快点,爸爸求你快点,快点用人家的小吗,好,嗯…”

 白思彤说完后,羞的低下了头,她都不敢相信,这样的话是她说出来的。景旭文的重击几乎是紧接着白思彤的声音,他的肢用力向上一硬滚烫的大便再一次狠狠的入到了水不止的MI里面了。

 “啊…”白思彤感觉这次的力道极重,那凶狠的推开她的,摩擦着漉漉的甬道一到底,她这次没有说太重之类的话,生怕景旭文又开始折磨她。噗嗤噗嗤…

 “这次宝贝喜欢么?”景旭文硕大的头重重一撞,那大的此刻宛如猛兽苏醒,每一下的撞击都带着凶悍的杀机。“喜,喜欢,爸爸的好,好深,嗯…”白思彤受不住的回答出声,景旭文的巴真是要死她了。

 她的小感点多,偏偏景旭文每一次撞击的地方都是她的G点,她真是的不行了。“喜欢什么?宝贝说话怎么说不全呢?爸爸在用什么干你?”景旭文深深一顶,硕大的头在白思彤紧窄的宫口研磨,刺着她花的媚。白思彤的宫口被撞的酸疼中夹杂着丝丝疼痛。

 她的子已经受不住的在颤抖,景旭文的话让她太难以启齿了。景旭文知道白思彤害羞的子,也不着急现在就听到,大的巴慢慢的出汁水淋漓的花,又加重力道干进。

 “太,太重了,爸爸轻点,彤彤受不住了。”受不住?景旭文的大手死死捏住白思彤的肢,劲不停的向上耸动,硬邦邦的疯狂的干,每一下都能撞击到白思彤的小深处。

 “爸爸啊…”白思彤的小被撞的又酸又麻,口中已经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只剩下破碎的呻,她娇媚的声,反而让景旭文兽大发,又凶又猛的撞击,不给她丝毫息的空间。

 噗嗤噗嗤…白思彤受不住了,她的小有一种要被烂的错觉,“用,用巴,啊…”景旭文的巴瞬间大一圈,大的毫不留情的恨不得将那处紧致头捅破,不仅巴整没入。

 甚至连那颗卵蛋都恨不得进去。干拍打的声音越来越响,景旭文全身都在发力,他的大手已经将白思彤的肢捏的变形。白思彤的眼神渐渐离。

 她感觉身体在不停的上下颠簸,整个人没有力气的任由景旭文为所为,“好深,太快了,嗯…要被先生的大巴给撞死了,啊…”咕叽咕叽…白思彤小中被干的越来越多的水,让景旭文更加疯狂,像打桩一样高速不停的。 M.duTExs.COm
上章 深陷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