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深陷 下章
第20章 如此反复
  白思彤的身体被滚烫的给烫的一跳一跳的,“小要被烫化了,了好多啊…小都装不下了,啊…”

 “啊…”两人身体紧密的纠在一起,白思彤的脸颊红的好像是透了的苹果一样,在看着景旭文的时候眼神中有着无限绵悱恻的爱意,她真的是越来越喜欢景旭文了。

 每次跟景旭文做的时候,被景旭文的巴狠狠顶撞景旭文的时候,心里面都像是抹了一样的甜。因为是想要怀孕生子,为了更好的留存在体内,所以每次白思彤跟景旭文做之后小都会被

 而她本人也不会去主动将清洗出来,而是让它们在自己的题内留存一段时间。说来也是奇怪,两个人已经在一起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白思彤的肚子还没有动静,不过这样也更好,也方便白思彤和能更加大胆的跟景旭文在一起。

 “睡吧!”景旭文这几天累极了,公司里面的事情不少,回来还要奋力的在白思彤的身上耕耘,今天倒是没有说其他的。

 而是直接困倦的躺在白思彤的旁边睡觉了。白思彤温柔的用自己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景旭文的脸颊,“好。”没多久,景旭文便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音。

 但是白思彤却是没有多少困意的,她静静的看着景旭文的睡颜,蹑手蹑脚的去了客厅。白思彤穿着白色棉质背心裙,前的大子处是一片镂空,手指婉转的描摹着自己的巨,透粉的指尖拨着粉红色的头。嗯…”

 她靠在沙发上,双腿分开,又高高抬起,黑色蕾丝丁字已经一片润,水透过内将整个户浸

 “好舒服,先生,用力,啊…”白思彤咬着自己的红,表情要多就有多,玩着小的手指也是在飞速加快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最近白思彤只觉得自己在哪方面的需求很是强势。

 只是被干了一次两次的根本就不能缓解她的饥渴,可是看着景旭文睡的那么香,自己也没有去打扰。

 而是坐在沙发自己玩自己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白思彤沉浸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,还是景旭文迷糊糊之间没有摸到上的娇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,竟然缓缓的到了一旁,静静的看着白思彤zIwEi的样子。

 甚至还去开了一瓶红酒,大有一番要好好欣赏好风光的景,等着白思彤回过神儿来的时候。

 对面沙发上的景旭文喝着红酒,眼睛盯着白思彤犯,他的手指紧紧的握住高脚杯,指尖泛白,抿紧嘴。白思彤被吓了一跳,脸红的发烫,“先…先生…”先生是什么时候醒的啊!她怎么没有发现呢!还一副的样子在先生的面前自己玩自己的小!虽然白思彤已经和景旭文做了很多次了,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被直接看到还是脸红的厉害,恨不得要找个地钻进去。

 然而景旭文却是坏笑着的勾着,“怎么,当时自己摸的时候不觉得害羞丢脸,这会儿倒是不好意思了?”“你继续吧!”景旭文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一副打算继续欣赏看好戏的状态。

 白思彤咬着红,起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很是局促,但看着景旭文的确是想要看着自己继续表演而没有其他的意思,她也便有些放开了。又重新用手指蹂躏自己娇的小豆豆。

 “子好,啊嗯…小也好哦…嗯…”白思彤媚眼如丝,樱轻启,出三分之一的小舌,左右摇晃,又把晶莹透亮的津透过舌尖涂抹在周。

 景旭文听着白思彤的话,翘着的二郎腿也挡不住部的巴高高起,贴身的西装巴紧的难受,他双脚落地,双腿分开,跨间的情况一目了然。

 “好大哦…嗯…人家下面好多水,好难受嗯…”白思彤眼神放光的看着景旭文的,那么大,她的小好难受,只要进去就能上天了,“求求你,干我。”一声声娇媚的嘤咛,景旭文终于坐不住了。

 他起身站在白思彤的上方,双手将她固定,俯下脑袋,在俩人之间只有半厘米地方停下。“这么?”景旭文挑眉,略微好笑的眼神看着白思彤。

 “别,人家好难受,好想要,啊嗯…”白思彤分开的双腿绕后夹住景旭文的膝盖后方,后背稍加用力,起身子抱住他的肢。景旭文的巴忽然被一阵柔软给用力撞击,深深陷入软绵绵的沟壑中,隔着糙的西就开始用力摩擦。

 “好硬哦…嗯…好热。白思彤的小手丝毫不闲着,把景旭文的衬衫从西里面拉出来,灵活的钻进里面,抚摸着他结实健硕的肌。“嘶…”景旭文舒服的倒了一口凉气。

 白思彤微微仰头,脸颊蹭到景旭文的已经硬起来的头上,她的手指轻柔的摩挲了几下,忽然用力按。景旭文闷哼出声,身用子用力的撞击着白思彤的大子。

 “子被磨的好舒服,巴好硬,啊…”白思彤张开嘴,隔着衬衫去景旭文的头,硬硬小小的头让她的上瘾,口中的津分泌的越来越多,“好想要啊…干死我,我,啊…”

 白思彤身下的内已经难以阻碍水的淌,她的瓣下都是黏腻漉漉的汁水,让她极其难受,难耐的扭动着股,蹭来蹭去。

 景旭文着气息,巴硬的快要爆炸了,张合的马眼冒着汩汩的前列腺,西装前开门的地方一片润泥泞,拉锁受到润滑,又被大的巴给撑开,一点点的滑落下来。

 白思彤用力子,合着的撞击,坚硬和柔软的碰撞,让俩人的火越发高涨。“先生,你的巴好大了,啊…”白思彤的软手将景旭文的内拉下,释放吃又又大的巴,活泼有力的在她的子上弹跳。

 景旭文的衬衫扣子被白思彤用牙齿一颗颗的解下,膛,头已经被硬,全身的肌硬邦邦的绷紧。

 “好大啊…人家下面好,好想要,进来好不好?”白思彤的小手上下滑动着景旭文硬的巴,小手用力一捏他的头,马眼瞬间张开,前泪腺体全都洒到白思彤的子上。“好坏,的人家哪里都是。”

 白思彤将景旭文的头按在子上,将体胡乱的涂抹,丰子上闪烁着经营透亮的光泽,情又糜。景旭文恨不得立刻马上就把进白思彤的小巴就被埋在一阵柔软当中,“小货,到底是谁坏?嗯?”

 “嗯哼…”白思彤害羞的低下头,不敢跟景旭文有所争辩了,的确是她坏。分明是收了钱过来帮人家代孕生孩子的。

 可是自己却是不知廉,想要勾引别人家的老公,想还要把别人家的老公变成自己的。白思彤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心里面的想法,专心的好好伺候着景旭文的巴。

 白思彤把景旭文的巴埋在她深深的沟之间,她的双手扶住侧,用力向中心聚拢按,又慢慢的松开,又按,如此反复,“啊…先生,你的巴好大好硬啊…干死了,啊…嘶嗯…” M.dUTeXs.coM
上章 深陷 下章